查尔木嘎 最新相声《彝族传统美德》_高清_1

查尔木嘎 最新相声《彝族传统美德》_高清_1

查尔木嘎 最新相声《彝族传统美德》_高清_1...

2016-10-17 17:51:04 爱奇艺 阅读全文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15-傻子传文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15-傻子传文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15-傻子传文...

2014-03-30 20:44:11 爱奇艺 阅读全文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31-灯下神术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31-灯下神术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31-灯下神术...

2014-03-31 14:51:57 爱奇艺 阅读全文
中国传统相声集锦(九) 苏文茂赵世忠马志明黄族民等

中国传统相声集锦(九) 苏文茂赵世忠马志明黄族民等

中国传统相声集锦(九) 苏文茂赵世忠马志明黄族民等...

2014-01-19 21:47:20 爱奇艺 阅读全文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29-解学士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29-解学士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29-解学士...

2014-03-31 15:11:15 爱奇艺 阅读全文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25-巧嘴媒婆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25-巧嘴媒婆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25-巧嘴媒婆...

2014-03-31 14:29:54 爱奇艺 阅读全文
【单口相声】三个姑爷拍老岳父的马屁,赞马诗

【单口相声】三个姑爷拍老岳父的马屁,赞马诗

【单口相声】三个姑爷拍老岳父的马屁,赞马诗...

2016-10-19 14:55:26 爱奇艺 阅读全文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21-家兄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21-家兄

中国传统相声系列剧-笑口常开21-家兄...

2015-06-18 06:09:01 爱奇艺 阅读全文

  2010年8月10日央视著名主持人李佳明做客新浪,与网友朋友们聊新节目《分秒必争》,欢迎观看!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于文:各位亲爱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浪视频,我是主持人于文。今天来到我们直播间的这位嘉宾,我非常的开心,因为他是我的师哥,赶快请出央视著名的主持人李佳明,佳明,你好!

  李佳明:你好,于文!

  主持人于文:跟网友打个招呼吧。

  李佳明:新浪网友大家好!我是李佳明。你是哪一级的?

  主持人于文:我是01级的,其实离您的那届还是有一定的距离了吧?

  李佳明:我是92级的,第一届。

  主持人于文:真是元老级的师哥了。

  李佳明:所以你应该叫我师叔,开玩笑。

  主持人于文:其实喜欢佳明哥的朋友,又发现您又开了一档新的节目,在周日的晚上8点钟,就可以在央视看到《快乐主妇》暑期特别节目《分秒必争》。我知道你今天穿的这身衣服,好像跟这个节目有点关系?

  李佳明:因为最近很多朋友问我们,我们节目里面一直提倡一个词叫乐价比,一直有很多记者在问,说佳明你生活中乐价比最高的物品是什么,我来新浪的路上突然发现这个T恤衫,因为我回国之后基本上没有穿过这件T恤衫,我觉得对我来说乐价比很高,因为这件衣服我当时在美国买的20美元,穿了一两次,有一次吃饭,衣服上就有油,我印象当中在超市里面有去污笔,拿它点一下油就可以去掉,因为我那种极滥的英文,把去污笔买成了漂白笔,看这几个点,当时就因为这有油,就点了这么几家,就发现漂白了,后来发现这是一个漂白笔。但是又很心疼,因为那个时候买一件新衣服,我突然灵感,铺在地上就把那只笔,上面所有的字都是我自己写的。

  主持人于文:这是什么字,上面有一个李?

  李佳明:就是写一些汉字,就觉得写汉字非常时髦。有一次去上课这件衣服关注度很高,我有次去上课教授就说,POLO还出这样的衣服吗?我说不会,是我自己画的。从20多美元的一件衣服,其实你把它破坏掉了,灵感一闪,我开玩笑说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POLO衫,我回来以后,我很多朋友说在哪儿有卖的这个笔的,我有很多朋友学着做,我说写这个字的时候不要干的衣服,干的时候不会有颜色净的感觉,一定要颜色半湿,有那种墨,宣纸往周边晕染的感觉。

  主持人于文:本色是蓝色的,被你弄成关注度极高的衣服了。

  李佳明:那只笔2美金吧。

  主持人于文:所以一共花了22美金,就变成了这样一件关注度极高。

  李佳明:而且很有个性。

  主持人于文:独一无二的衣服,所以这也就是你在节目当中提到乐价比很高的一件衣服。

  李佳明:对,就是这个东西不在乎你本身,因为性价比大家都知道,这个东西我买的很便宜,但是很实用、很值,物有所值,物美价廉,但是乐价比实际上就是,你这件衣服不管花多少钱,带给你多少快乐。

  主持人于文:没错。

  李佳明:我觉得这件T恤衫就是最好的代表。

  主持人于文:你看一上来你就给我们讲乐价比是怎么回事,从亲身的体验给我们讲了一下,你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这档节目是什么样的节目?

  李佳明:说实话这个游戏的玩法,准确说这种玩法是从国外传来的,它的理念就是说,你把身边可以用的普通的一些工具,把它变化你可以做成做游戏的道具。因为现在节奏很快,每一个游戏要求是在60秒之内完成,我们这个节目就是说,利用你身边可以看到的现有的所有的小物品,你把它设计成一个游戏,比如说我们有一个游戏是在60秒之内把硬币,平时硬币大家肯定包里都有,但你能不能在这样一个平的桌子上面,在60之内把20枚硬币都立起来不倒,其实这是考验你很细心的游戏。

  主持人于文:细心的程度,还有一个是平衡的能力。

  李佳明:对,包括我们有踢毽子,因为我们玩法是国外传来的,但是我们所有的游戏都是原创的,自己想出来的。我挺喜欢那个游戏,一根筷子插在那个地方,拿CD穿过去。

  主持人于文:我看了那个,我觉得挺难的。

  李佳明:那个是挺难的。

  主持人于文: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把很多普通的东西,比如这个水杯,赋予了快乐的意义,让大家从中找寻这种快乐。

  李佳明:对,就是说其实生活中的快乐藏在生活中的每一个地方,看你能不能发现,用可能的方法、用小东西给你增添一点点小快乐。现在不是说压力非常大嘛,我今天还看《晨报》写大家的幸福感下降,我觉得我们把快乐看的太重了,我们把快乐看成了遥不可及的事情,我不同意,我觉得要想快乐的第一件事就是你要有自娱自乐的精神。

  主持人于文:而且我觉得快乐很简单,在你生活中随时随地都有,关键是你要有发现快乐的眼睛。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这个应该是您在回国之后主持的最大的一档节目了。

  李佳明:场面挺大。

  主持人于文:其实看起来挺有难度的,您是怎么样接触到这样一档节目的?

  李佳明:大家可能觉得对我做《快乐主妇》还有印象,觉得这个哥们儿现在虽然胖了点、老了点,但是整体风格还是跟大家一起做游戏,或者说互动还是可能有经验吧,用我们头儿说的话,我们觉得你身上还是有开心情结,我自己也挺愿意去做,说实话去做一些给大家带来快乐的节目,我曾经回来以后,因为我学的东亚政治,很多人说你是不是要转型怎么样。

  主持人于文:做政治,很严肃的东西。

  李佳明:但是我后来发现,现在的中国人应该更需要快乐、轻松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工作、生活的压力本来就很大,别在电视上有太多的说教了。

  主持人于文:所以口号也说成是“快乐人生,分秒必争”,听说这个口号你想出来的。

  李佳明:我最初提出的是“分秒人生、分秒必争”。

  主持人于文:这样好像更严肃一些。

  李佳明:因为分秒必争是佛学的理念,讲命在呼吸之间,人吸口气,说人声明究竟有多长,说就在分秒之间,呼吸之间,因为这口气吸进去吐不出来就歇菜了。就是说其实生活现在很流行的说法就是,生活的长度我们决定不了,但是生活的宽度、厚度我们可以决定,我觉得简单的快乐是我们不应该忽视的一个东西。

  主持人于文:是。

  李佳明: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这个节目是不是有点太简单、太傻,我说因为现代人太聪明了,我觉得我们已经不会做傻事了,但是其实有时候做点傻事挺快乐的。

  主持人于文:简单一点,单纯一点。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刚才你提到了《开心辞典》,也说了很多人都说你有开心情结,你觉得《开心辞典》跟《分秒必争》有什么不同之处和相同之处吗?

  李佳明:不同之处,《开心辞典》是属于益智类的,去考察大家的知识面各方面的。也就是说《开心辞典》偏知识性一点,我觉得《分秒必争》偏玩一点。

  主持人于文:更快乐一点。

  李佳明:对,就是那么简单,就是你身边的道具你来玩。但是相似的地方我觉得,和家庭有关系,和你自己追求快乐有关系。我记得《开心辞典》当时我们感到挺高兴的一个情况就是,到了周末家庭在一起看,大家一起来答题,现在我们《分秒必争》实际上也是这样一个思路,就是说我们希望,因为我们所有的游戏在网上都公布,你是可以一家人去练的,然后你家里去推荐一个高手,比如你跟你爸爸、你妈妈在一起,也许你妈妈是最厉害的,你妈妈报名来参加,最后奖励的是超市的购物时间。电视上我们胜出的选手,哪怕拿100秒,能拿到很多东西,关键那些东西是家里都实用的。这一点跟《开心辞典》很像,一人在一起,以家庭为单位,而且是周末大家在一起借助电视的元素一起游戏的一个家庭娱乐活动。

  主持人于文:这是我觉得这个看起来让我挺有感触的,因为现在好多人他快乐,他可能这个快乐只有自己感受得到,但是通过我们这个节目,大家可以一块去玩,一家人凝聚在一起、团结在一起,去寻找这份快乐,真的挺好的。

  李佳明:对,就像我们说现在陪家人去旅游,大部分人说我没有时间,你要陪家里人吃饭、要出去应酬,周末真要看电视,节目的类型又不一样,你喜欢体育,我喜欢其他的东西,我觉得不如借《分秒必争》这样的节目,全家人再坐在一起,10年前如果看《开心辞典》是答题,10年之后大家动起来,而且现在营养也都挺过剩的。

  主持人于文:对,很多人愈来愈胖。

  李佳明:来这样锻炼。因为我们已经录制的这些选手,其实他们在家里都是一个团队,很多选手他爸爸是教练,他妈妈是后勤,甚至很感人的是还有夫妻之间,我们有一个环节是拿三个玻璃弹珠穿过三个圆规,男的说我老婆很辛苦,我趴在这儿扔我老婆在那接,这是很好的家庭互动的感觉,因为这和家里人坐在一起看不一样,动起来。

  主持人于文:乐价比,这是您提出来的,我觉得很有意思。

  李佳明:这不是我提出来的,是心理学的一个词。

  主持人于文:除了乐价比,这个节目还能给大家带来什么?

  李佳明:其实我希望的是从简单中获得快乐,慢慢养成享受简单生活的习惯,如果真要是按照你提出的问题拔高来回答我会这样回答,我希望这个节目做一段时间以后,有一天大家坐在一起,我们俩一坐一起,就拿这只笔说,三只笔玩这样的游戏,我希望把简单的游戏渗透到生活当中的每一个小场景里。跟我原来主持魔术的节目一样,当时有一个魔术的专家说了一点我非常同意,他说魔术,特别是小魔术,最大的优点是可以拉近人的距离,就是可以让陌生人成为好朋友。他说你可以想像,在一个酒吧里大家都不熟悉,突然说给我一个硬币,我给你变一个魔术,大家不会排斥的,不管变成功还是不成功,大家会觉得成为熟人,其实都是小游戏,我希望大家通过这个节目,不管是观看还是参与,慢慢的发现你身边的这个纸杯、这只笔、这个电脑、这个花、这个灯光,都可以变成游戏的手段,但是游戏的背后也许压力过了一段工作时间,或者比较疲倦的时候,能够让你有小小的放松,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让大家慢慢的有一种游戏心态,因为我觉得人生挺苦的,就像原来那句话一样,说哭也是过一天、乐也是过一天。

  主持人于文:何必不乐呢。

  李佳明:所以我希望这个节目,说的再大一点就是,我真的希望在这个舞台上能够看到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快乐的中国人,或者说中国人快乐的那一面、简单的那一面,傻就傻,只要你快乐,不要管别人怎么说。

  主持人于文:我看到那个节目的时候我觉得有的游戏其实挺简单的,但有的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你自己有没有都试过?

  李佳明:我全都试过。

  主持人于文:你的纪录怎么样?

  李佳明:很糟糕。

  主持人于文:是不是还不如那些选手呢?

  李佳明:我说我是优秀的选手,因为大家看了我这个选手玩了以后13亿人都会有信心玩这个游戏。

  主持人于文:你在节目当中会不会把自己的水平展露一下?

  李佳明:我试了5个游戏只有1个成功了,当然我没有练习,我给自己找个理由。我觉得这个游戏对手实际就是自己,第一次玩游戏的时候是像高尔夫,大家看起来几个人打高尔夫,其实是和你自己打,因为没有人催你,最后你发现你打的好与不好对手就是你自己。《分秒必争》就是这样的,25个呼拉圈能够25秒穿过去,这个碟冷不能穿透,没有人打扰你,时间在那,实际上这个游戏反映出自己的心态。因为我们有一些选手在游戏失败之后那种眼泪是出乎意料的,一个小小的游戏失败引发出很多内心的表现,一个小游戏像一个小的药引子一样,会把内心压抑很多的东西释放出来,因为人做游戏的时候是忘掉自我的,本真的东西很容易出来。

  主持人于文:我看这个节目的时候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个选手,我特别想跟您分享一下,那个叫平原,他胖胖的,但是非常的快乐,可是在这个现场让我有一点很感动,就是他每当赢的时候都会看向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也会在观众席那个地方说“老婆,我爱你”,这一点让我特别感动,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性格这么好,又有那么好的老公,我觉得非常羡慕。

  李佳明:感染你的原因是没有演,是分享真实的感觉。平原给我们印象特别深,因为是我们的第一个选手,我们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时代真的还有这么简单,就那么容易能够获得快乐的人。说实话,因为我们生活中间接触的人,包括我们自己,都会有很多面具,但是你会发现平原就是真实的自我。

  主持人于文:她很单纯。

  李佳明:她的那种单纯和真实让你觉得甚至会检讨你自己,你为什么不能像她那样。

  主持人于文:对,为什么在我取得一点点成功的时候不愿意跟我的家人分享。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有没有让你印象特别深的选手,我听说他们都挺有故事的?

  李佳明:印象最深得选手还没有登场,就是刘楠楠。

  主持人于文:能提前透露一下吗?

  李佳明:可以。刘楠楠在这个节目里面表现出来的感觉出乎意料,但是又能理解,她是一位铁人三项的世界冠军,你会看她的体格、她的感觉非常好,但是她知道她来到这儿以后她带有一种运动员的梦想、一种挑战的精神,但是她知道她面临的难题有时候是跟你的体力、跟你的各方面没有关系,所以在她闯关的时候,每一次闯关你就能看到一个运动员从小,内心的真实世界通过游戏彻底的释放出来,她可能是在这个节目里面流的眼泪最多的选手,而且那种眼泪那种爆发式的、震撼式的哭的眼泪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预期的,非常吃惊,但是5秒之后你又非常的理解她,然后你会跟她一起哭。

  主持人于文:我们特别期待能看到这期节目。

  李佳明:所以就像我们刚才讲到的平原和刘楠楠一样,我觉得做完这个节目以后,一口气我录了5期,我要给观众解释一下,可能未来5周大家看见我都是穿一身的衣服,原因就是,我换衣服或者换妆要30分钟到40分钟,但是我不想让我们的选手在她最有兴趣的时候情绪降下来,所以当别人告诉我说,这期时间到了,我说我不换衣服接着录下一期。我会觉得,我录的这10几位选手,我觉得说实话,中国老百姓真可爱,真的,那种感觉,那种家庭的故事,那种情感,而且最棒的是,我曾经说过,跟我10年前做《开心辞典》,我们的中国观众已经变了,他们开始在使用电视表达他们的情感,原来10年前他们在电视上是比较拘束的,我上电视了,我们不答错题。

  主持人于文:很拘谨。

  李佳明:对,但是他们现在在彻底的享受电视,他们已经在舞台上跟家人分享他们的感情,分享他们的故事,录了5期之后,我觉得拿多少秒一点都不重要,觉得太可爱了,每个人都有那么让人很幸福想哭的故事,而且有机会释放出来。

  主持人于文:你刚才提到的刘楠楠,到最后的时候可以说是哭的最凶的一个选手,但是我们的这个节目不就是要去传递快乐吗,她们这种快乐跟眼泪是不是也有一些矛盾的地方啊?

  李佳明:真正的快乐有时候就是要靠眼泪来表达,那句话叫“喜极而泣”嘛,就跟我们节目里面的眼泪,包括我有时候去参加婚礼,爸爸、妈妈跟出嫁的女儿抱在一起,我每次都说这个眼泪是甜的,让他尽情的流出来,可能比杯里的美酒都甜。我觉得眼泪和所谓的快乐一点都不冲突,因为你想当我们看相声、看笑话笑到最开心的时候我们的眼泪一定会出来。

  主持人于文:所以说是喜悦的眼泪、开心的眼泪、快乐的眼泪。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你刚才用眼泪来解读让我特别有感触,我特别想问你,我知道你前几年在出国了。

  李佳明:你怎么用这种语气,好像挺苦的。(笑)

  主持人于文:我也应该快乐一点。

  李佳明:开玩笑。

  主持人于文:是不是因为自己出国的经历或者自己这么多年的历练磨砺,所以让你对快乐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李佳明:可以这么说,你刚才问完这个问题我想到了,是在哪一次的大会上面,咱们胡主席的演讲词里面,我记得有一个词,好像是在政府报告里面说到一个词“不折腾”,当时这个词在网上炒的很热,就是说开始在政府的语言里面有这么一句很口语化的表达。“不折腾”的意思是什么?是我们太折腾了,所以我们在指定下一个目标的时候会提到“不折腾”,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我觉得改革开放30年,我们社会的转型,我们生活的变化,我们太折腾了,中国人太累了,真的,你仔细想一想,我们70后的肯定有这种感觉,当我们现在三十而立有自己家庭的时候,回过头来我们生活的质量和环境跟爸爸、妈妈那个已经有天壤之别了,可是我们没有他们快乐,因为我们被外面的东西吸引的太多了。现在打开电视、打开网络谈的是房子、谈的是车子、谈的是职业。

  主持人于文:票子。

  李佳明:对,全部是外面的事情,全面是外面的世界,没有人跟你谈内心的世界,内心世界就是心理压力大,这种反差压力大。这种反映就是太折腾了,但是我出国的这两年给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因为我在那是陌生人、是一个异乡人,我突然获得了2年半极其简单的生活,就是宿舍到学校、学校到宿舍,后来发现简单是特别快乐的事情,背着书包坐地铁,看看天边的云,在学校的草坪坐一坐,单纯的想着完成作业、老师的要求。一下子可能从做主持人、做媒体这么一个很折腾的生活,一下子回到简单的生活,突然发现,内心会告诉自己,其实这是自己想要的,而且这种感觉非常非常好。

  主持人于文:可是您现在又回到主持的岗位当中,是不是意味着折腾的人生又快乐了?

  李佳明:如果你自己不去调整心态的话,很容易再进入原来的节奏,但是事实上你经历过的很多东西你是不会忘记的,特别是你认可那种简单的快乐是很舒服的,所以我现在回到自己这个岗位上的时候,我就尽量让自己的生活简单。

  主持人于文:自己心理的一种调试。

  李佳明:开个玩笑,原来给别人说过,出国之前原来觉得一切都不满足。

  主持人于文:所以就是说以前太折腾了。

  李佳明:对,因为你老是眼睛往外看,你内心的感受其实是很空虚的,大家都说,佳明,你05年挺好的,我说那是你看见我挺好的,我自己好不好我很知道,我说我那时候挺空虚的、挺彷徨的,我说我作出出国这个选择的决定就是,我第一次尊重我内心的声音。

  主持人于文:是,很多人那个时候都不理解你,因为那个时候事业非常好,可以说“如日中天”,你却选择了出国,可能这个选择对于你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李佳明:我有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一个得了癌症的人穿了一套阿玛尼的西服,他在这儿畅所欲言。

  主持人于文:理解。

  李佳明:有谁知道他内心的世界,但是你知道。有过那样一次简单的经历,觉得,哦,其实说句实话,如果不是有其他的原因,继续让我读书过完这一辈子,我非常愿意。

  主持人于文:所以说现在的佳明哥已经从那种折腾的人生归于内心了,愿意去享受这种单纯的快乐,也愿意把这种单纯的快乐给其他的这些观众朋友们。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佳明哥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在这里你方不方便说,因为在你媒体里面很少提起自己的家人。

  李佳明:那是我的私生活。

  主持人于文:我们知道你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人。

  李佳明:那也是我们的私生活。

  主持人于文:你是怎么教育你的女儿的,你对快乐的定义是怎么教育她的?

  李佳明:这是我的私生活。现在坐在新浪是我在工作,我们在做节目,我在谈快乐,谈我的观点,但是那是我自己。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今天晚上准备吃什么,你会没有兴趣听的。

  主持人于文:我很有兴趣啊。

  李佳明:我觉得那是自己唯一的私生活的一块。

  主持人于文:所以其实坐在镜头前面或者站在镜头前面的佳明是以工作态度面对别人,但是不希望别人更多的打扰自己的生活的一个人。

  李佳明:其实倒不是说打扰,因为我们在社会不同的角色,我现在是主持人,我回家当爹,我见我妈是儿子,我见我老婆是老公,我跟我哥们儿在一起是朋友,我觉得不同的角色做你的事情,我现在就是主持人。

  主持人于文:不太愿意混淆起来。

  李佳明:对,因为那是我的私生活。

  主持人于文:理解,所以我们在这里也不再过多的问了。这里也是想问一下,因为虽然说现在佳明哥已经开始逐渐的归于不折腾的人生,现在你会不会还有一些压力呢,或者你遇到压力的时候你该怎么样去释放,因为现在我们也说了,很多的网友他们也可能会面对这样的问题,你将会怎么样的告诉他们?

  李佳明:昨天我还有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觉得挺有道理的,说你能改变的时候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改善,不能改善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主持人于文:说的太经典了。

  李佳明:其实就是退一步,我觉得是退一步。就像我们有时候聊天经常说的一样,我们人生的轨迹,我倒不是宿命论,但是一半一半吧,我会觉得大的轨迹其实是天意在注定的,你可以做微微的调整。我觉得对待生活,你刚刚谈到的压力,我觉得一个事情一定是两面性的,没有绝对的好和绝对的坏,这时候你就选择你站在哪一方,如果你始终站在乐观的那一方的话,你的压力会迅速的去下降。比如就跟我们说的这半杯水一样,最经典的话,悲观的人说就剩半杯,乐观的人就说还剩半杯。是你在看这个世界,就跟有一句叫境由心生,我今天如果心情很好,你跟我聊什么事情我都很开心,如果我今天心情不好,我哦哦。我觉得面对压力,有一句话我挺喜欢,其实你要敢于面对压力,因为压力是永葆青春最好的办法,因为有压力之后才会调整自己、改变自己。

  主持人于文:我们记住了,有压力但是也要有动力。

  这个节目是《快乐主妇》暑期特别节目《分秒必争》,大家也会在问,暑期万一过了之后我们这个节目还会继续吗?

  李佳明:我觉得这个取决于观众。

  主持人于文:如果大家喜欢就会做下去。

  李佳明:就看大家对这个节目形态的感觉。

  主持人于文:我们这个活动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吗?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上到小朋友,到老人,都可以。

  李佳明:我们其中第一个游戏是把180颗的围棋子分开,你说无论3岁还是80岁的老人应该都可以,这是没有门槛的。包括跟一个记者聊天,我说我挺喜欢去做普男、普女的节目,相当于超男、超女的节目。包括我现在在做一个节目《寻宝》,都是没有门槛的,你家里有宝贝就可以拿来,我们也不收一分钱。现在是,你只要喜欢玩,你觉得我们公布的游戏你都敢兴趣,都可以来。

  主持人于文:这里也是提醒大家赶快来参加我们这个《分秒必争》,最后我们这个节目马上要结束了,您还想跟我们的新浪网友说点什么?

  李佳明:因为我的博客和微博都在新浪开的,但是最近老没有更新。

  主持人于文:因为太忙了吗?

  李佳明:对,因为到处跑,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

  主持人于文:多的关注佳明哥。

  李佳明:其实没有想那么多,我还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小的节目能够传递一个信息就是,让大家真的是从最最简单的……,该怎么讲呢,就是获取简单的快乐。

  主持人于文:做一个单纯的人,单纯的快乐。

  李佳明:对,别被事业和工作压力太大了,我一直想说,我们现在的中国人挺累的,我特别希望我们作为媒体人,哪怕是做这样的节目,和各种方式,让大家知道我们会玩,而且我们会享受那种快乐,我可能没有表达清楚。

  主持人于文:我理解,就是让大家都看到我们中国其实也会这样单纯的快乐,而且也让大家从这种游戏当中去获取更多单纯的快乐,享受生活。

  李佳明:对,因为评价中国人老是传统的说中国人勤奋、踏实、能吃苦、严谨,没有,我们有乐观的一面,我们有风趣的一面,我们有好玩的一面,我觉得现在是释放的时候,而且我觉得自娱自乐是最重要的,你的快乐不是别人给的,是你自己。

  主持人于文:感谢佳明哥今天来到我们直播间,感谢这么多网友收看我们的节目。因为我觉得,你真的把很多的快乐都带给了我们新浪网友,希望你有时间经常来这儿做客。

  李佳明:谢谢于文。

  主持人于文:再次感谢所有网友收看我们的节目,感谢易茗造型,下期节目再见,再见!

  李佳明:谢谢!

  2010年8月10日央视著名主持人李佳明做客新浪,与网友朋友们聊新节目《分秒必争》,欢迎观看!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于文:各位亲爱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浪视频,我是主持人于文。今天来到我们直播间的这位嘉宾,我非常的开心,因为他是我的师哥,赶快请出央视著名的主持人李佳明,佳明,你好!   李佳明:你好,于文!   主持人于文:跟网友打个招呼吧。   李佳明:新浪网友大家好!我是李佳明。你是哪一级的?   主持人于文:我是01级的,其实离您的那届还是有一定的距离了吧?   李佳明:我是92级的,第一届。   主持人于文:真是元老级的师哥了。   李佳明:所以你应该叫我师叔,开玩笑。   主持人于文:其实喜欢佳明哥的朋友,又发现您又开了一档新的节目,在周日的晚上8点钟,就可以在央视看到《快乐主妇》暑期特别节目《分秒必争》。我知道你今天穿的这身衣服,好像跟这个节目有点关系?   李佳明:因为最近很多朋友问我们,我们节目里面一直提倡一个词叫乐价比,一直有很多记者在问,说佳明你生活中乐价比最高的物品是什么,我来新浪的路上突然发现这个T恤衫,因为我回国之后基本上没有穿过这件T恤衫,我觉得对我来说乐价比很高,因为这件衣服我当时在美国买的20美元,穿了一两次,有一次吃饭,衣服上就有油,我印象当中在超市里面有去污笔,拿它点一下油就可以去掉,因为我那种极滥的英文,把去污笔买成了漂白笔,看这几个点,当时就因为这有油,就点了这么几家,就发现漂白了,后来发现这是一个漂白笔。但是又很心疼,因为那个时候买一件新衣服,我突然灵感,铺在地上就把那只笔,上面所有的字都是我自己写的。   主持人于文:这是什么字,上面有一个李?   李佳明:就是写一些汉字,就觉得写汉字非常时髦。有一次去上课这件衣服关注度很高,我有次去上课教授就说,POLO还出这样的衣服吗?我说不会,是我自己画的。从20多美元的一件衣服,其实你把它破坏掉了,灵感一闪,我开玩笑说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POLO衫,我回来以后,我很多朋友说在哪儿有卖的这个笔的,我有很多朋友学着做,我说写这个字的时候不要干的衣服,干的时候不会有颜色净的感觉,一定要颜色半湿,有那种墨,宣纸往周边晕染的感觉。   主持人于文:本色是蓝色的,被你弄成关注度极高的衣服了。   李佳明:那只笔2美金吧。   主持人于文:所以一共花了22美金,就变成了这样一件关注度极高。   李佳明:而且很有个性。   主持人于文:独一无二的衣服,所以这也就是你在节目当中提到乐价比很高的一件衣服。   李佳明:对,就是这个东西不在乎你本身,因为性价比大家都知道,这个东西我买的很便宜,但是很实用、很值,物有所值,物美价廉,但是乐价比实际上就是,你这件衣服不管花多少钱,带给你多少快乐。   主持人于文:没错。   李佳明:我觉得这件T恤衫就是最好的代表。   主持人于文:你看一上来你就给我们讲乐价比是怎么回事,从亲身的体验给我们讲了一下,你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这档节目是什么样的节目?   李佳明:说实话这个游戏的玩法,准确说这种玩法是从国外传来的,它的理念就是说,你把身边可以用的普通的一些工具,把它变化你可以做成做游戏的道具。因为现在节奏很快,每一个游戏要求是在60秒之内完成,我们这个节目就是说,利用你身边可以看到的现有的所有的小物品,你把它设计成一个游戏,比如说我们有一个游戏是在60秒之内把硬币,平时硬币大家肯定包里都有,但你能不能在这样一个平的桌子上面,在60之内把20枚硬币都立起来不倒,其实这是考验你很细心的游戏。   主持人于文:细心的程度,还有一个是平衡的能力。   李佳明:对,包括我们有踢毽子,因为我们玩法是国外传来的,但是我们所有的游戏都是原创的,自己想出来的。我挺喜欢那个游戏,一根筷子插在那个地方,拿CD穿过去。   主持人于文:我看了那个,我觉得挺难的。   李佳明:那个是挺难的。   主持人于文: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把很多普通的东西,比如这个水杯,赋予了快乐的意义,让大家从中找寻这种快乐。   李佳明:对,就是说其实生活中的快乐藏在生活中的每一个地方,看你能不能发现,用可能的方法、用小东西给你增添一点点小快乐。现在不是说压力非常大嘛,我今天还看《晨报》写大家的幸福感下降,我觉得我们把快乐看的太重了,我们把快乐看成了遥不可及的事情,我不同意,我觉得要想快乐的第一件事就是你要有自娱自乐的精神。   主持人于文:而且我觉得快乐很简单,在你生活中随时随地都有,关键是你要有发现快乐的眼睛。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这个应该是您在回国之后主持的最大的一档节目了。   李佳明:场面挺大。   主持人于文:其实看起来挺有难度的,您是怎么样接触到这样一档节目的?   李佳明:大家可能觉得对我做《快乐主妇》还有印象,觉得这个哥们儿现在虽然胖了点、老了点,但是整体风格还是跟大家一起做游戏,或者说互动还是可能有经验吧,用我们头儿说的话,我们觉得你身上还是有开心情结,我自己也挺愿意去做,说实话去做一些给大家带来快乐的节目,我曾经回来以后,因为我学的东亚政治,很多人说你是不是要转型怎么样。   主持人于文:做政治,很严肃的东西。   李佳明:但是我后来发现,现在的中国人应该更需要快乐、轻松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工作、生活的压力本来就很大,别在电视上有太多的说教了。   主持人于文:所以口号也说成是“快乐人生,分秒必争”,听说这个口号你想出来的。   李佳明:我最初提出的是“分秒人生、分秒必争”。   主持人于文:这样好像更严肃一些。   李佳明:因为分秒必争是佛学的理念,讲命在呼吸之间,人吸口气,说人声明究竟有多长,说就在分秒之间,呼吸之间,因为这口气吸进去吐不出来就歇菜了。就是说其实生活现在很流行的说法就是,生活的长度我们决定不了,但是生活的宽度、厚度我们可以决定,我觉得简单的快乐是我们不应该忽视的一个东西。   主持人于文:是。   李佳明: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这个节目是不是有点太简单、太傻,我说因为现代人太聪明了,我觉得我们已经不会做傻事了,但是其实有时候做点傻事挺快乐的。   主持人于文:简单一点,单纯一点。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刚才你提到了《开心辞典》,也说了很多人都说你有开心情结,你觉得《开心辞典》跟《分秒必争》有什么不同之处和相同之处吗?   李佳明:不同之处,《开心辞典》是属于益智类的,去考察大家的知识面各方面的。也就是说《开心辞典》偏知识性一点,我觉得《分秒必争》偏玩一点。   主持人于文:更快乐一点。   李佳明:对,就是那么简单,就是你身边的道具你来玩。但是相似的地方我觉得,和家庭有关系,和你自己追求快乐有关系。我记得《开心辞典》当时我们感到挺高兴的一个情况就是,到了周末家庭在一起看,大家一起来答题,现在我们《分秒必争》实际上也是这样一个思路,就是说我们希望,因为我们所有的游戏在网上都公布,你是可以一家人去练的,然后你家里去推荐一个高手,比如你跟你爸爸、你妈妈在一起,也许你妈妈是最厉害的,你妈妈报名来参加,最后奖励的是超市的购物时间。电视上我们胜出的选手,哪怕拿100秒,能拿到很多东西,关键那些东西是家里都实用的。这一点跟《开心辞典》很像,一人在一起,以家庭为单位,而且是周末大家在一起借助电视的元素一起游戏的一个家庭娱乐活动。   主持人于文:这是我觉得这个看起来让我挺有感触的,因为现在好多人他快乐,他可能这个快乐只有自己感受得到,但是通过我们这个节目,大家可以一块去玩,一家人凝聚在一起、团结在一起,去寻找这份快乐,真的挺好的。   李佳明:对,就像我们说现在陪家人去旅游,大部分人说我没有时间,你要陪家里人吃饭、要出去应酬,周末真要看电视,节目的类型又不一样,你喜欢体育,我喜欢其他的东西,我觉得不如借《分秒必争》这样的节目,全家人再坐在一起,10年前如果看《开心辞典》是答题,10年之后大家动起来,而且现在营养也都挺过剩的。   主持人于文:对,很多人愈来愈胖。   李佳明:来这样锻炼。因为我们已经录制的这些选手,其实他们在家里都是一个团队,很多选手他爸爸是教练,他妈妈是后勤,甚至很感人的是还有夫妻之间,我们有一个环节是拿三个玻璃弹珠穿过三个圆规,男的说我老婆很辛苦,我趴在这儿扔我老婆在那接,这是很好的家庭互动的感觉,因为这和家里人坐在一起看不一样,动起来。   主持人于文:乐价比,这是您提出来的,我觉得很有意思。   李佳明:这不是我提出来的,是心理学的一个词。   主持人于文:除了乐价比,这个节目还能给大家带来什么?   李佳明:其实我希望的是从简单中获得快乐,慢慢养成享受简单生活的习惯,如果真要是按照你提出的问题拔高来回答我会这样回答,我希望这个节目做一段时间以后,有一天大家坐在一起,我们俩一坐一起,就拿这只笔说,三只笔玩这样的游戏,我希望把简单的游戏渗透到生活当中的每一个小场景里。跟我原来主持魔术的节目一样,当时有一个魔术的专家说了一点我非常同意,他说魔术,特别是小魔术,最大的优点是可以拉近人的距离,就是可以让陌生人成为好朋友。他说你可以想像,在一个酒吧里大家都不熟悉,突然说给我一个硬币,我给你变一个魔术,大家不会排斥的,不管变成功还是不成功,大家会觉得成为熟人,其实都是小游戏,我希望大家通过这个节目,不管是观看还是参与,慢慢的发现你身边的这个纸杯、这只笔、这个电脑、这个花、这个灯光,都可以变成游戏的手段,但是游戏的背后也许压力过了一段工作时间,或者比较疲倦的时候,能够让你有小小的放松,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让大家慢慢的有一种游戏心态,因为我觉得人生挺苦的,就像原来那句话一样,说哭也是过一天、乐也是过一天。   主持人于文:何必不乐呢。   李佳明:所以我希望这个节目,说的再大一点就是,我真的希望在这个舞台上能够看到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快乐的中国人,或者说中国人快乐的那一面、简单的那一面,傻就傻,只要你快乐,不要管别人怎么说。   主持人于文:我看到那个节目的时候我觉得有的游戏其实挺简单的,但有的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你自己有没有都试过?   李佳明:我全都试过。   主持人于文:你的纪录怎么样?   李佳明:很糟糕。   主持人于文:是不是还不如那些选手呢?   李佳明:我说我是优秀的选手,因为大家看了我这个选手玩了以后13亿人都会有信心玩这个游戏。   主持人于文:你在节目当中会不会把自己的水平展露一下?   李佳明:我试了5个游戏只有1个成功了,当然我没有练习,我给自己找个理由。我觉得这个游戏对手实际就是自己,第一次玩游戏的时候是像高尔夫,大家看起来几个人打高尔夫,其实是和你自己打,因为没有人催你,最后你发现你打的好与不好对手就是你自己。《分秒必争》就是这样的,25个呼拉圈能够25秒穿过去,这个碟冷不能穿透,没有人打扰你,时间在那,实际上这个游戏反映出自己的心态。因为我们有一些选手在游戏失败之后那种眼泪是出乎意料的,一个小小的游戏失败引发出很多内心的表现,一个小游戏像一个小的药引子一样,会把内心压抑很多的东西释放出来,因为人做游戏的时候是忘掉自我的,本真的东西很容易出来。   主持人于文:我看这个节目的时候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个选手,我特别想跟您分享一下,那个叫平原,他胖胖的,但是非常的快乐,可是在这个现场让我有一点很感动,就是他每当赢的时候都会看向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也会在观众席那个地方说“老婆,我爱你”,这一点让我特别感动,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性格这么好,又有那么好的老公,我觉得非常羡慕。   李佳明:感染你的原因是没有演,是分享真实的感觉。平原给我们印象特别深,因为是我们的第一个选手,我们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时代真的还有这么简单,就那么容易能够获得快乐的人。说实话,因为我们生活中间接触的人,包括我们自己,都会有很多面具,但是你会发现平原就是真实的自我。   主持人于文:她很单纯。   李佳明:她的那种单纯和真实让你觉得甚至会检讨你自己,你为什么不能像她那样。   主持人于文:对,为什么在我取得一点点成功的时候不愿意跟我的家人分享。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有没有让你印象特别深的选手,我听说他们都挺有故事的?   李佳明:印象最深得选手还没有登场,就是刘楠楠。   主持人于文:能提前透露一下吗?   李佳明:可以。刘楠楠在这个节目里面表现出来的感觉出乎意料,但是又能理解,她是一位铁人三项的世界冠军,你会看她的体格、她的感觉非常好,但是她知道她来到这儿以后她带有一种运动员的梦想、一种挑战的精神,但是她知道她面临的难题有时候是跟你的体力、跟你的各方面没有关系,所以在她闯关的时候,每一次闯关你就能看到一个运动员从小,内心的真实世界通过游戏彻底的释放出来,她可能是在这个节目里面流的眼泪最多的选手,而且那种眼泪那种爆发式的、震撼式的哭的眼泪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预期的,非常吃惊,但是5秒之后你又非常的理解她,然后你会跟她一起哭。   主持人于文:我们特别期待能看到这期节目。   李佳明:所以就像我们刚才讲到的平原和刘楠楠一样,我觉得做完这个节目以后,一口气我录了5期,我要给观众解释一下,可能未来5周大家看见我都是穿一身的衣服,原因就是,我换衣服或者换妆要30分钟到40分钟,但是我不想让我们的选手在她最有兴趣的时候情绪降下来,所以当别人告诉我说,这期时间到了,我说我不换衣服接着录下一期。我会觉得,我录的这10几位选手,我觉得说实话,中国老百姓真可爱,真的,那种感觉,那种家庭的故事,那种情感,而且最棒的是,我曾经说过,跟我10年前做《开心辞典》,我们的中国观众已经变了,他们开始在使用电视表达他们的情感,原来10年前他们在电视上是比较拘束的,我上电视了,我们不答错题。   主持人于文:很拘谨。   李佳明:对,但是他们现在在彻底的享受电视,他们已经在舞台上跟家人分享他们的感情,分享他们的故事,录了5期之后,我觉得拿多少秒一点都不重要,觉得太可爱了,每个人都有那么让人很幸福想哭的故事,而且有机会释放出来。   主持人于文:你刚才提到的刘楠楠,到最后的时候可以说是哭的最凶的一个选手,但是我们的这个节目不就是要去传递快乐吗,她们这种快乐跟眼泪是不是也有一些矛盾的地方啊?   李佳明:真正的快乐有时候就是要靠眼泪来表达,那句话叫“喜极而泣”嘛,就跟我们节目里面的眼泪,包括我有时候去参加婚礼,爸爸、妈妈跟出嫁的女儿抱在一起,我每次都说这个眼泪是甜的,让他尽情的流出来,可能比杯里的美酒都甜。我觉得眼泪和所谓的快乐一点都不冲突,因为你想当我们看相声、看笑话笑到最开心的时候我们的眼泪一定会出来。   主持人于文:所以说是喜悦的眼泪、开心的眼泪、快乐的眼泪。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你刚才用眼泪来解读让我特别有感触,我特别想问你,我知道你前几年在出国了。   李佳明:你怎么用这种语气,好像挺苦的。(笑)   主持人于文:我也应该快乐一点。   李佳明:开玩笑。   主持人于文:是不是因为自己出国的经历或者自己这么多年的历练磨砺,所以让你对快乐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李佳明:可以这么说,你刚才问完这个问题我想到了,是在哪一次的大会上面,咱们胡主席的演讲词里面,我记得有一个词,好像是在政府报告里面说到一个词“不折腾”,当时这个词在网上炒的很热,就是说开始在政府的语言里面有这么一句很口语化的表达。“不折腾”的意思是什么?是我们太折腾了,所以我们在指定下一个目标的时候会提到“不折腾”,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我觉得改革开放30年,我们社会的转型,我们生活的变化,我们太折腾了,中国人太累了,真的,你仔细想一想,我们70后的肯定有这种感觉,当我们现在三十而立有自己家庭的时候,回过头来我们生活的质量和环境跟爸爸、妈妈那个已经有天壤之别了,可是我们没有他们快乐,因为我们被外面的东西吸引的太多了。现在打开电视、打开网络谈的是房子、谈的是车子、谈的是职业。   主持人于文:票子。   李佳明:对,全部是外面的事情,全面是外面的世界,没有人跟你谈内心的世界,内心世界就是心理压力大,这种反差压力大。这种反映就是太折腾了,但是我出国的这两年给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因为我在那是陌生人、是一个异乡人,我突然获得了2年半极其简单的生活,就是宿舍到学校、学校到宿舍,后来发现简单是特别快乐的事情,背着书包坐地铁,看看天边的云,在学校的草坪坐一坐,单纯的想着完成作业、老师的要求。一下子可能从做主持人、做媒体这么一个很折腾的生活,一下子回到简单的生活,突然发现,内心会告诉自己,其实这是自己想要的,而且这种感觉非常非常好。   主持人于文:可是您现在又回到主持的岗位当中,是不是意味着折腾的人生又快乐了?   李佳明:如果你自己不去调整心态的话,很容易再进入原来的节奏,但是事实上你经历过的很多东西你是不会忘记的,特别是你认可那种简单的快乐是很舒服的,所以我现在回到自己这个岗位上的时候,我就尽量让自己的生活简单。   主持人于文:自己心理的一种调试。   李佳明:开个玩笑,原来给别人说过,出国之前原来觉得一切都不满足。   主持人于文:所以就是说以前太折腾了。   李佳明:对,因为你老是眼睛往外看,你内心的感受其实是很空虚的,大家都说,佳明,你05年挺好的,我说那是你看见我挺好的,我自己好不好我很知道,我说我那时候挺空虚的、挺彷徨的,我说我作出出国这个选择的决定就是,我第一次尊重我内心的声音。   主持人于文:是,很多人那个时候都不理解你,因为那个时候事业非常好,可以说“如日中天”,你却选择了出国,可能这个选择对于你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李佳明:我有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一个得了癌症的人穿了一套阿玛尼的西服,他在这儿畅所欲言。   主持人于文:理解。   李佳明:有谁知道他内心的世界,但是你知道。有过那样一次简单的经历,觉得,哦,其实说句实话,如果不是有其他的原因,继续让我读书过完这一辈子,我非常愿意。   主持人于文:所以说现在的佳明哥已经从那种折腾的人生归于内心了,愿意去享受这种单纯的快乐,也愿意把这种单纯的快乐给其他的这些观众朋友们。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佳明哥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在这里你方不方便说,因为在你媒体里面很少提起自己的家人。   李佳明:那是我的私生活。   主持人于文:我们知道你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人。   李佳明:那也是我们的私生活。   主持人于文:你是怎么教育你的女儿的,你对快乐的定义是怎么教育她的?   李佳明:这是我的私生活。现在坐在新浪是我在工作,我们在做节目,我在谈快乐,谈我的观点,但是那是我自己。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今天晚上准备吃什么,你会没有兴趣听的。   主持人于文:我很有兴趣啊。   李佳明:我觉得那是自己唯一的私生活的一块。   主持人于文:所以其实坐在镜头前面或者站在镜头前面的佳明是以工作态度面对别人,但是不希望别人更多的打扰自己的生活的一个人。   李佳明:其实倒不是说打扰,因为我们在社会不同的角色,我现在是主持人,我回家当爹,我见我妈是儿子,我见我老婆是老公,我跟我哥们儿在一起是朋友,我觉得不同的角色做你的事情,我现在就是主持人。   主持人于文:不太愿意混淆起来。   李佳明:对,因为那是我的私生活。   主持人于文:理解,所以我们在这里也不再过多的问了。这里也是想问一下,因为虽然说现在佳明哥已经开始逐渐的归于不折腾的人生,现在你会不会还有一些压力呢,或者你遇到压力的时候你该怎么样去释放,因为现在我们也说了,很多的网友他们也可能会面对这样的问题,你将会怎么样的告诉他们?   李佳明:昨天我还有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觉得挺有道理的,说你能改变的时候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改善,不能改善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主持人于文:说的太经典了。   李佳明:其实就是退一步,我觉得是退一步。就像我们有时候聊天经常说的一样,我们人生的轨迹,我倒不是宿命论,但是一半一半吧,我会觉得大的轨迹其实是天意在注定的,你可以做微微的调整。我觉得对待生活,你刚刚谈到的压力,我觉得一个事情一定是两面性的,没有绝对的好和绝对的坏,这时候你就选择你站在哪一方,如果你始终站在乐观的那一方的话,你的压力会迅速的去下降。比如就跟我们说的这半杯水一样,最经典的话,悲观的人说就剩半杯,乐观的人就说还剩半杯。是你在看这个世界,就跟有一句叫境由心生,我今天如果心情很好,你跟我聊什么事情我都很开心,如果我今天心情不好,我哦哦。我觉得面对压力,有一句话我挺喜欢,其实你要敢于面对压力,因为压力是永葆青春最好的办法,因为有压力之后才会调整自己、改变自己。   主持人于文:我们记住了,有压力但是也要有动力。   这个节目是《快乐主妇》暑期特别节目《分秒必争》,大家也会在问,暑期万一过了之后我们这个节目还会继续吗?   李佳明:我觉得这个取决于观众。   主持人于文:如果大家喜欢就会做下去。   李佳明:就看大家对这个节目形态的感觉。   主持人于文:我们这个活动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吗?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上到小朋友,到老人,都可以。   李佳明:我们其中第一个游戏是把180颗的围棋子分开,你说无论3岁还是80岁的老人应该都可以,这是没有门槛的。包括跟一个记者聊天,我说我挺喜欢去做普男、普女的节目,相当于超男、超女的节目。包括我现在在做一个节目《寻宝》,都是没有门槛的,你家里有宝贝就可以拿来,我们也不收一分钱。现在是,你只要喜欢玩,你觉得我们公布的游戏你都敢兴趣,都可以来。   主持人于文:这里也是提醒大家赶快来参加我们这个《分秒必争》,最后我们这个节目马上要结束了,您还想跟我们的新浪网友说点什么?   李佳明:因为我的博客和微博都在新浪开的,但是最近老没有更新。   主持人于文:因为太忙了吗?   李佳明:对,因为到处跑,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   主持人于文:多的关注佳明哥。   李佳明:其实没有想那么多,我还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小的节目能够传递一个信息就是,让大家真的是从最最简单的……,该怎么讲呢,就是获取简单的快乐。   主持人于文:做一个单纯的人,单纯的快乐。   李佳明:对,别被事业和工作压力太大了,我一直想说,我们现在的中国人挺累的,我特别希望我们作为媒体人,哪怕是做这样的节目,和各种方式,让大家知道我们会玩,而且我们会享受那种快乐,我可能没有表达清楚。   主持人于文:我理解,就是让大家都看到我们中国其实也会这样单纯的快乐,而且也让大家从这种游戏当中去获取更多单纯的快乐,享受生活。   李佳明:对,因为评价中国人老是传统的说中国人勤奋、踏实、能吃苦、严谨,没有,我们有乐观的一面,我们有风趣的一面,我们有好玩的一面,我觉得现在是释放的时候,而且我觉得自娱自乐是最重要的,你的快乐不是别人给的,是你自己。   主持人于文:感谢佳明哥今天来到我们直播间,感谢这么多网友收看我们的节目。因为我觉得,你真的把很多的快乐都带给了我们新浪网友,希望你有时间经常来这儿做客。   李佳明:谢谢于文。   主持人于文:再次感谢所有网友收看我们的节目,感谢易茗造型,下期节目再见,再见!   李佳明:谢谢!

  2010年8月10日央视著名主持人李佳明做客新浪,与网友朋友们聊新节目《分秒必争》,欢迎观看!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于文:各位亲爱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浪视频,我是主持人于文。今天来到我们直播间的这位嘉宾,我非常的开心,因为他是我的师哥,赶快请出央视著名的主持人李佳明,佳明,你好!   李佳明:你好,于文!   主持人于文:跟网友打个招呼吧。   李佳明:新浪网友大家好!我是李佳明。你是哪一级的?   主持人于文:我是01级的,其实离您的那届还是有一定的距离了吧?   李佳明:我是92级的,第一届。   主持人于文:真是元老级的师哥了。   李佳明:所以你应该叫我师叔,开玩笑。   主持人于文:其实喜欢佳明哥的朋友,又发现您又开了一档新的节目,在周日的晚上8点钟,就可以在央视看到《快乐主妇》暑期特别节目《分秒必争》。我知道你今天穿的这身衣服,好像跟这个节目有点关系?   李佳明:因为最近很多朋友问我们,我们节目里面一直提倡一个词叫乐价比,一直有很多记者在问,说佳明你生活中乐价比最高的物品是什么,我来新浪的路上突然发现这个T恤衫,因为我回国之后基本上没有穿过这件T恤衫,我觉得对我来说乐价比很高,因为这件衣服我当时在美国买的20美元,穿了一两次,有一次吃饭,衣服上就有油,我印象当中在超市里面有去污笔,拿它点一下油就可以去掉,因为我那种极滥的英文,把去污笔买成了漂白笔,看这几个点,当时就因为这有油,就点了这么几家,就发现漂白了,后来发现这是一个漂白笔。但是又很心疼,因为那个时候买一件新衣服,我突然灵感,铺在地上就把那只笔,上面所有的字都是我自己写的。   主持人于文:这是什么字,上面有一个李?   李佳明:就是写一些汉字,就觉得写汉字非常时髦。有一次去上课这件衣服关注度很高,我有次去上课教授就说,POLO还出这样的衣服吗?我说不会,是我自己画的。从20多美元的一件衣服,其实你把它破坏掉了,灵感一闪,我开玩笑说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POLO衫,我回来以后,我很多朋友说在哪儿有卖的这个笔的,我有很多朋友学着做,我说写这个字的时候不要干的衣服,干的时候不会有颜色净的感觉,一定要颜色半湿,有那种墨,宣纸往周边晕染的感觉。   主持人于文:本色是蓝色的,被你弄成关注度极高的衣服了。   李佳明:那只笔2美金吧。   主持人于文:所以一共花了22美金,就变成了这样一件关注度极高。   李佳明:而且很有个性。   主持人于文:独一无二的衣服,所以这也就是你在节目当中提到乐价比很高的一件衣服。   李佳明:对,就是这个东西不在乎你本身,因为性价比大家都知道,这个东西我买的很便宜,但是很实用、很值,物有所值,物美价廉,但是乐价比实际上就是,你这件衣服不管花多少钱,带给你多少快乐。   主持人于文:没错。   李佳明:我觉得这件T恤衫就是最好的代表。   主持人于文:你看一上来你就给我们讲乐价比是怎么回事,从亲身的体验给我们讲了一下,你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这档节目是什么样的节目?   李佳明:说实话这个游戏的玩法,准确说这种玩法是从国外传来的,它的理念就是说,你把身边可以用的普通的一些工具,把它变化你可以做成做游戏的道具。因为现在节奏很快,每一个游戏要求是在60秒之内完成,我们这个节目就是说,利用你身边可以看到的现有的所有的小物品,你把它设计成一个游戏,比如说我们有一个游戏是在60秒之内把硬币,平时硬币大家肯定包里都有,但你能不能在这样一个平的桌子上面,在60之内把20枚硬币都立起来不倒,其实这是考验你很细心的游戏。   主持人于文:细心的程度,还有一个是平衡的能力。   李佳明:对,包括我们有踢毽子,因为我们玩法是国外传来的,但是我们所有的游戏都是原创的,自己想出来的。我挺喜欢那个游戏,一根筷子插在那个地方,拿CD穿过去。   主持人于文:我看了那个,我觉得挺难的。   李佳明:那个是挺难的。   主持人于文:你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把很多普通的东西,比如这个水杯,赋予了快乐的意义,让大家从中找寻这种快乐。   李佳明:对,就是说其实生活中的快乐藏在生活中的每一个地方,看你能不能发现,用可能的方法、用小东西给你增添一点点小快乐。现在不是说压力非常大嘛,我今天还看《晨报》写大家的幸福感下降,我觉得我们把快乐看的太重了,我们把快乐看成了遥不可及的事情,我不同意,我觉得要想快乐的第一件事就是你要有自娱自乐的精神。   主持人于文:而且我觉得快乐很简单,在你生活中随时随地都有,关键是你要有发现快乐的眼睛。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这个应该是您在回国之后主持的最大的一档节目了。   李佳明:场面挺大。   主持人于文:其实看起来挺有难度的,您是怎么样接触到这样一档节目的?   李佳明:大家可能觉得对我做《快乐主妇》还有印象,觉得这个哥们儿现在虽然胖了点、老了点,但是整体风格还是跟大家一起做游戏,或者说互动还是可能有经验吧,用我们头儿说的话,我们觉得你身上还是有开心情结,我自己也挺愿意去做,说实话去做一些给大家带来快乐的节目,我曾经回来以后,因为我学的东亚政治,很多人说你是不是要转型怎么样。   主持人于文:做政治,很严肃的东西。   李佳明:但是我后来发现,现在的中国人应该更需要快乐、轻松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工作、生活的压力本来就很大,别在电视上有太多的说教了。   主持人于文:所以口号也说成是“快乐人生,分秒必争”,听说这个口号你想出来的。   李佳明:我最初提出的是“分秒人生、分秒必争”。   主持人于文:这样好像更严肃一些。   李佳明:因为分秒必争是佛学的理念,讲命在呼吸之间,人吸口气,说人声明究竟有多长,说就在分秒之间,呼吸之间,因为这口气吸进去吐不出来就歇菜了。就是说其实生活现在很流行的说法就是,生活的长度我们决定不了,但是生活的宽度、厚度我们可以决定,我觉得简单的快乐是我们不应该忽视的一个东西。   主持人于文:是。   李佳明: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这个节目是不是有点太简单、太傻,我说因为现代人太聪明了,我觉得我们已经不会做傻事了,但是其实有时候做点傻事挺快乐的。   主持人于文:简单一点,单纯一点。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刚才你提到了《开心辞典》,也说了很多人都说你有开心情结,你觉得《开心辞典》跟《分秒必争》有什么不同之处和相同之处吗?   李佳明:不同之处,《开心辞典》是属于益智类的,去考察大家的知识面各方面的。也就是说《开心辞典》偏知识性一点,我觉得《分秒必争》偏玩一点。   主持人于文:更快乐一点。   李佳明:对,就是那么简单,就是你身边的道具你来玩。但是相似的地方我觉得,和家庭有关系,和你自己追求快乐有关系。我记得《开心辞典》当时我们感到挺高兴的一个情况就是,到了周末家庭在一起看,大家一起来答题,现在我们《分秒必争》实际上也是这样一个思路,就是说我们希望,因为我们所有的游戏在网上都公布,你是可以一家人去练的,然后你家里去推荐一个高手,比如你跟你爸爸、你妈妈在一起,也许你妈妈是最厉害的,你妈妈报名来参加,最后奖励的是超市的购物时间。电视上我们胜出的选手,哪怕拿100秒,能拿到很多东西,关键那些东西是家里都实用的。这一点跟《开心辞典》很像,一人在一起,以家庭为单位,而且是周末大家在一起借助电视的元素一起游戏的一个家庭娱乐活动。   主持人于文:这是我觉得这个看起来让我挺有感触的,因为现在好多人他快乐,他可能这个快乐只有自己感受得到,但是通过我们这个节目,大家可以一块去玩,一家人凝聚在一起、团结在一起,去寻找这份快乐,真的挺好的。   李佳明:对,就像我们说现在陪家人去旅游,大部分人说我没有时间,你要陪家里人吃饭、要出去应酬,周末真要看电视,节目的类型又不一样,你喜欢体育,我喜欢其他的东西,我觉得不如借《分秒必争》这样的节目,全家人再坐在一起,10年前如果看《开心辞典》是答题,10年之后大家动起来,而且现在营养也都挺过剩的。   主持人于文:对,很多人愈来愈胖。   李佳明:来这样锻炼。因为我们已经录制的这些选手,其实他们在家里都是一个团队,很多选手他爸爸是教练,他妈妈是后勤,甚至很感人的是还有夫妻之间,我们有一个环节是拿三个玻璃弹珠穿过三个圆规,男的说我老婆很辛苦,我趴在这儿扔我老婆在那接,这是很好的家庭互动的感觉,因为这和家里人坐在一起看不一样,动起来。   主持人于文:乐价比,这是您提出来的,我觉得很有意思。   李佳明:这不是我提出来的,是心理学的一个词。   主持人于文:除了乐价比,这个节目还能给大家带来什么?   李佳明:其实我希望的是从简单中获得快乐,慢慢养成享受简单生活的习惯,如果真要是按照你提出的问题拔高来回答我会这样回答,我希望这个节目做一段时间以后,有一天大家坐在一起,我们俩一坐一起,就拿这只笔说,三只笔玩这样的游戏,我希望把简单的游戏渗透到生活当中的每一个小场景里。跟我原来主持魔术的节目一样,当时有一个魔术的专家说了一点我非常同意,他说魔术,特别是小魔术,最大的优点是可以拉近人的距离,就是可以让陌生人成为好朋友。他说你可以想像,在一个酒吧里大家都不熟悉,突然说给我一个硬币,我给你变一个魔术,大家不会排斥的,不管变成功还是不成功,大家会觉得成为熟人,其实都是小游戏,我希望大家通过这个节目,不管是观看还是参与,慢慢的发现你身边的这个纸杯、这只笔、这个电脑、这个花、这个灯光,都可以变成游戏的手段,但是游戏的背后也许压力过了一段工作时间,或者比较疲倦的时候,能够让你有小小的放松,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让大家慢慢的有一种游戏心态,因为我觉得人生挺苦的,就像原来那句话一样,说哭也是过一天、乐也是过一天。   主持人于文:何必不乐呢。   李佳明:所以我希望这个节目,说的再大一点就是,我真的希望在这个舞台上能够看到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快乐的中国人,或者说中国人快乐的那一面、简单的那一面,傻就傻,只要你快乐,不要管别人怎么说。   主持人于文:我看到那个节目的时候我觉得有的游戏其实挺简单的,但有的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你自己有没有都试过?   李佳明:我全都试过。   主持人于文:你的纪录怎么样?   李佳明:很糟糕。   主持人于文:是不是还不如那些选手呢?   李佳明:我说我是优秀的选手,因为大家看了我这个选手玩了以后13亿人都会有信心玩这个游戏。   主持人于文:你在节目当中会不会把自己的水平展露一下?   李佳明:我试了5个游戏只有1个成功了,当然我没有练习,我给自己找个理由。我觉得这个游戏对手实际就是自己,第一次玩游戏的时候是像高尔夫,大家看起来几个人打高尔夫,其实是和你自己打,因为没有人催你,最后你发现你打的好与不好对手就是你自己。《分秒必争》就是这样的,25个呼拉圈能够25秒穿过去,这个碟冷不能穿透,没有人打扰你,时间在那,实际上这个游戏反映出自己的心态。因为我们有一些选手在游戏失败之后那种眼泪是出乎意料的,一个小小的游戏失败引发出很多内心的表现,一个小游戏像一个小的药引子一样,会把内心压抑很多的东西释放出来,因为人做游戏的时候是忘掉自我的,本真的东西很容易出来。   主持人于文:我看这个节目的时候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个选手,我特别想跟您分享一下,那个叫平原,他胖胖的,但是非常的快乐,可是在这个现场让我有一点很感动,就是他每当赢的时候都会看向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也会在观众席那个地方说“老婆,我爱你”,这一点让我特别感动,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性格这么好,又有那么好的老公,我觉得非常羡慕。   李佳明:感染你的原因是没有演,是分享真实的感觉。平原给我们印象特别深,因为是我们的第一个选手,我们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时代真的还有这么简单,就那么容易能够获得快乐的人。说实话,因为我们生活中间接触的人,包括我们自己,都会有很多面具,但是你会发现平原就是真实的自我。   主持人于文:她很单纯。   李佳明:她的那种单纯和真实让你觉得甚至会检讨你自己,你为什么不能像她那样。   主持人于文:对,为什么在我取得一点点成功的时候不愿意跟我的家人分享。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有没有让你印象特别深的选手,我听说他们都挺有故事的?   李佳明:印象最深得选手还没有登场,就是刘楠楠。   主持人于文:能提前透露一下吗?   李佳明:可以。刘楠楠在这个节目里面表现出来的感觉出乎意料,但是又能理解,她是一位铁人三项的世界冠军,你会看她的体格、她的感觉非常好,但是她知道她来到这儿以后她带有一种运动员的梦想、一种挑战的精神,但是她知道她面临的难题有时候是跟你的体力、跟你的各方面没有关系,所以在她闯关的时候,每一次闯关你就能看到一个运动员从小,内心的真实世界通过游戏彻底的释放出来,她可能是在这个节目里面流的眼泪最多的选手,而且那种眼泪那种爆发式的、震撼式的哭的眼泪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预期的,非常吃惊,但是5秒之后你又非常的理解她,然后你会跟她一起哭。   主持人于文:我们特别期待能看到这期节目。   李佳明:所以就像我们刚才讲到的平原和刘楠楠一样,我觉得做完这个节目以后,一口气我录了5期,我要给观众解释一下,可能未来5周大家看见我都是穿一身的衣服,原因就是,我换衣服或者换妆要30分钟到40分钟,但是我不想让我们的选手在她最有兴趣的时候情绪降下来,所以当别人告诉我说,这期时间到了,我说我不换衣服接着录下一期。我会觉得,我录的这10几位选手,我觉得说实话,中国老百姓真可爱,真的,那种感觉,那种家庭的故事,那种情感,而且最棒的是,我曾经说过,跟我10年前做《开心辞典》,我们的中国观众已经变了,他们开始在使用电视表达他们的情感,原来10年前他们在电视上是比较拘束的,我上电视了,我们不答错题。   主持人于文:很拘谨。   李佳明:对,但是他们现在在彻底的享受电视,他们已经在舞台上跟家人分享他们的感情,分享他们的故事,录了5期之后,我觉得拿多少秒一点都不重要,觉得太可爱了,每个人都有那么让人很幸福想哭的故事,而且有机会释放出来。   主持人于文:你刚才提到的刘楠楠,到最后的时候可以说是哭的最凶的一个选手,但是我们的这个节目不就是要去传递快乐吗,她们这种快乐跟眼泪是不是也有一些矛盾的地方啊?   李佳明:真正的快乐有时候就是要靠眼泪来表达,那句话叫“喜极而泣”嘛,就跟我们节目里面的眼泪,包括我有时候去参加婚礼,爸爸、妈妈跟出嫁的女儿抱在一起,我每次都说这个眼泪是甜的,让他尽情的流出来,可能比杯里的美酒都甜。我觉得眼泪和所谓的快乐一点都不冲突,因为你想当我们看相声、看笑话笑到最开心的时候我们的眼泪一定会出来。   主持人于文:所以说是喜悦的眼泪、开心的眼泪、快乐的眼泪。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你刚才用眼泪来解读让我特别有感触,我特别想问你,我知道你前几年在出国了。   李佳明:你怎么用这种语气,好像挺苦的。(笑)   主持人于文:我也应该快乐一点。   李佳明:开玩笑。   主持人于文:是不是因为自己出国的经历或者自己这么多年的历练磨砺,所以让你对快乐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李佳明:可以这么说,你刚才问完这个问题我想到了,是在哪一次的大会上面,咱们胡主席的演讲词里面,我记得有一个词,好像是在政府报告里面说到一个词“不折腾”,当时这个词在网上炒的很热,就是说开始在政府的语言里面有这么一句很口语化的表达。“不折腾”的意思是什么?是我们太折腾了,所以我们在指定下一个目标的时候会提到“不折腾”,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我觉得改革开放30年,我们社会的转型,我们生活的变化,我们太折腾了,中国人太累了,真的,你仔细想一想,我们70后的肯定有这种感觉,当我们现在三十而立有自己家庭的时候,回过头来我们生活的质量和环境跟爸爸、妈妈那个已经有天壤之别了,可是我们没有他们快乐,因为我们被外面的东西吸引的太多了。现在打开电视、打开网络谈的是房子、谈的是车子、谈的是职业。   主持人于文:票子。   李佳明:对,全部是外面的事情,全面是外面的世界,没有人跟你谈内心的世界,内心世界就是心理压力大,这种反差压力大。这种反映就是太折腾了,但是我出国的这两年给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因为我在那是陌生人、是一个异乡人,我突然获得了2年半极其简单的生活,就是宿舍到学校、学校到宿舍,后来发现简单是特别快乐的事情,背着书包坐地铁,看看天边的云,在学校的草坪坐一坐,单纯的想着完成作业、老师的要求。一下子可能从做主持人、做媒体这么一个很折腾的生活,一下子回到简单的生活,突然发现,内心会告诉自己,其实这是自己想要的,而且这种感觉非常非常好。   主持人于文:可是您现在又回到主持的岗位当中,是不是意味着折腾的人生又快乐了?   李佳明:如果你自己不去调整心态的话,很容易再进入原来的节奏,但是事实上你经历过的很多东西你是不会忘记的,特别是你认可那种简单的快乐是很舒服的,所以我现在回到自己这个岗位上的时候,我就尽量让自己的生活简单。   主持人于文:自己心理的一种调试。   李佳明:开个玩笑,原来给别人说过,出国之前原来觉得一切都不满足。   主持人于文:所以就是说以前太折腾了。   李佳明:对,因为你老是眼睛往外看,你内心的感受其实是很空虚的,大家都说,佳明,你05年挺好的,我说那是你看见我挺好的,我自己好不好我很知道,我说我那时候挺空虚的、挺彷徨的,我说我作出出国这个选择的决定就是,我第一次尊重我内心的声音。   主持人于文:是,很多人那个时候都不理解你,因为那个时候事业非常好,可以说“如日中天”,你却选择了出国,可能这个选择对于你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李佳明:我有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一个得了癌症的人穿了一套阿玛尼的西服,他在这儿畅所欲言。   主持人于文:理解。   李佳明:有谁知道他内心的世界,但是你知道。有过那样一次简单的经历,觉得,哦,其实说句实话,如果不是有其他的原因,继续让我读书过完这一辈子,我非常愿意。   主持人于文:所以说现在的佳明哥已经从那种折腾的人生归于内心了,愿意去享受这种单纯的快乐,也愿意把这种单纯的快乐给其他的这些观众朋友们。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佳明哥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在这里你方不方便说,因为在你媒体里面很少提起自己的家人。   李佳明:那是我的私生活。   主持人于文:我们知道你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人。   李佳明:那也是我们的私生活。   主持人于文:你是怎么教育你的女儿的,你对快乐的定义是怎么教育她的?   李佳明:这是我的私生活。现在坐在新浪是我在工作,我们在做节目,我在谈快乐,谈我的观点,但是那是我自己。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今天晚上准备吃什么,你会没有兴趣听的。   主持人于文:我很有兴趣啊。   李佳明:我觉得那是自己唯一的私生活的一块。   主持人于文:所以其实坐在镜头前面或者站在镜头前面的佳明是以工作态度面对别人,但是不希望别人更多的打扰自己的生活的一个人。   李佳明:其实倒不是说打扰,因为我们在社会不同的角色,我现在是主持人,我回家当爹,我见我妈是儿子,我见我老婆是老公,我跟我哥们儿在一起是朋友,我觉得不同的角色做你的事情,我现在就是主持人。   主持人于文:不太愿意混淆起来。   李佳明:对,因为那是我的私生活。   主持人于文:理解,所以我们在这里也不再过多的问了。这里也是想问一下,因为虽然说现在佳明哥已经开始逐渐的归于不折腾的人生,现在你会不会还有一些压力呢,或者你遇到压力的时候你该怎么样去释放,因为现在我们也说了,很多的网友他们也可能会面对这样的问题,你将会怎么样的告诉他们?   李佳明:昨天我还有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觉得挺有道理的,说你能改变的时候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改善,不能改善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   主持人于文:说的太经典了。   李佳明:其实就是退一步,我觉得是退一步。就像我们有时候聊天经常说的一样,我们人生的轨迹,我倒不是宿命论,但是一半一半吧,我会觉得大的轨迹其实是天意在注定的,你可以做微微的调整。我觉得对待生活,你刚刚谈到的压力,我觉得一个事情一定是两面性的,没有绝对的好和绝对的坏,这时候你就选择你站在哪一方,如果你始终站在乐观的那一方的话,你的压力会迅速的去下降。比如就跟我们说的这半杯水一样,最经典的话,悲观的人说就剩半杯,乐观的人就说还剩半杯。是你在看这个世界,就跟有一句叫境由心生,我今天如果心情很好,你跟我聊什么事情我都很开心,如果我今天心情不好,我哦哦。我觉得面对压力,有一句话我挺喜欢,其实你要敢于面对压力,因为压力是永葆青春最好的办法,因为有压力之后才会调整自己、改变自己。   主持人于文:我们记住了,有压力但是也要有动力。   这个节目是《快乐主妇》暑期特别节目《分秒必争》,大家也会在问,暑期万一过了之后我们这个节目还会继续吗?   李佳明:我觉得这个取决于观众。   主持人于文:如果大家喜欢就会做下去。   李佳明:就看大家对这个节目形态的感觉。   主持人于文:我们这个活动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吗?   李佳明:对。   主持人于文:上到小朋友,到老人,都可以。   李佳明:我们其中第一个游戏是把180颗的围棋子分开,你说无论3岁还是80岁的老人应该都可以,这是没有门槛的。包括跟一个记者聊天,我说我挺喜欢去做普男、普女的节目,相当于超男、超女的节目。包括我现在在做一个节目《寻宝》,都是没有门槛的,你家里有宝贝就可以拿来,我们也不收一分钱。现在是,你只要喜欢玩,你觉得我们公布的游戏你都敢兴趣,都可以来。   主持人于文:这里也是提醒大家赶快来参加我们这个《分秒必争》,最后我们这个节目马上要结束了,您还想跟我们的新浪网友说点什么?   李佳明:因为我的博客和微博都在新浪开的,但是最近老没有更新。   主持人于文:因为太忙了吗?   李佳明:对,因为到处跑,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   主持人于文:多的关注佳明哥。   李佳明:其实没有想那么多,我还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小的节目能够传递一个信息就是,让大家真的是从最最简单的……,该怎么讲呢,就是获取简单的快乐。   主持人于文:做一个单纯的人,单纯的快乐。   李佳明:对,别被事业和工作压力太大了,我一直想说,我们现在的中国人挺累的,我特别希望我们作为媒体人,哪怕是做这样的节目,和各种方式,让大家知道我们会玩,而且我们会享受那种快乐,我可能没有表达清楚。   主持人于文:我理解,就是让大家都看到我们中国其实也会这样单纯的快乐,而且也让大家从这种游戏当中去获取更多单纯的快乐,享受生活。   李佳明:对,因为评价中国人老是传统的说中国人勤奋、踏实、能吃苦、严谨,没有,我们有乐观的一面,我们有风趣的一面,我们有好玩的一面,我觉得现在是释放的时候,而且我觉得自娱自乐是最重要的,你的快乐不是别人给的,是你自己。   主持人于文:感谢佳明哥今天来到我们直播间,感谢这么多网友收看我们的节目。因为我觉得,你真的把很多的快乐都带给了我们新浪网友,希望你有时间经常来这儿做客。   李佳明:谢谢于文。   主持人于文:再次感谢所有网友收看我们的节目,感谢易茗造型,下期节目再见,再见!   李佳明:谢谢!...

2015-08-13 07:35:01 新浪 阅读全文
传统相声19年前就已经在津复出

传统相声19年前就已经在津复出

传统相声19年前就已经在津复出 《中国传统相声集锦》录制组追忆往事。... 在这第一卷集锦问世之前,对于相声...

2015-08-11 11:34:00 腾讯大燕网 阅读全文
相声理论家刘英男去世 侯宝林赞其“相声功臣”

相声理论家刘英男去世 侯宝林赞其“相声功臣”

昨日记者获悉,相声理论家刘英男在沈阳因病去世,享年82岁。他主编的《中国传统相声大全》等书给中国曲艺界留...

2011-04-22 02:36:00 凤凰娱乐 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短网址推荐

  1. sc
  2. s

本类一周热点